新华报业网 > 首页 > 正文
球鞋无罪?失控的鞋市该降温了,千万别成为“炒鞋热”接最后一棒的傻子!
2019/08/31 08:52  上观新闻  

  

  有不少媒体报道,一双乔丹女鞋4天价格暴涨九倍,炒鞋之风已经蔓延至北京、上海、天津、郑州、西安等多地。有初中学生竟然炒鞋月入万元,网传有人甚至因此月入百万。

  不仅如此,多个卖鞋交易平台应运而生,甚至有平台编制鞋价K线图,还有老股民转战炒鞋市场。有专家认为,饥饿营销的方式只能制造心理稀缺效应,不可能制造真正的价值稀缺性,提醒大家小心消费主义陷阱。

  短短几年潮流成了生意,一夜暴富的故事真假难辨

  “中年人炒股,年轻人炒鞋”,这句话已经在球鞋圈里流传多年。国内的炒鞋热可以追溯到2015年,这一时期有多名NBA球星来到中国,推动了球鞋文化的传播。同年,一款名为“毒”的APP问世,起初它只是一个球鞋信息交流平台,次年增加了交易功能。“时尚”“潮”“酷”“独一无二”,球鞋将体育精神和时尚潮流融合在一起,成为符号化、身份化的象征,很容易就聚拢年轻消费群体,他们不惜花大价钱购买球鞋。这样一来,球鞋市场的火爆自然在情理之中。

  2017年2月,阿迪达斯新款“椰子鞋”发布,售价不到2000元,但经过市场炒作,1周内便飙涨至1万元左右。

  2017年9月,耐克旗下一款名为OFF-WHITE×Air Jordan 1的球鞋,每双售价1299元,在官方发售后没过多久,就被炒到12000元。这双白黑红配色的AJ1,短短两年价格飙到7万元,涨幅超过4500%!

  2018年,特拉维斯斯科特和Air Jordan合作,一双售价1299元的球鞋,不到一个月,直线涨至8000元。

  炒鞋已经成为继炒股、炒房、炒币之后,诞生的又一新兴市场。市场上鞋子的品种很多,目前比较流行的几款潮鞋分别是耐克、阿迪达斯、Air Jordan。因为品牌效应,再加上刻意炒作,价格一路飙升,只要有新鞋发布,就会立刻被抢购一空。

  近日,一双发售价格为1299元的“Air Jordan 1 Retro High Satin Black Toe 女款红丝绸”,短短几天时间,最高交易价格达到12000元,涨幅高达4至9倍,如今价格停留在5000至10000元。

  

  从“花钱”变“挣钱”,许多年轻人发现了一个比“做网红”“开直播”更快捷方便的“暴富”方式。“00后炒鞋挣了学费、95后炒鞋买了房,还有人通过炒鞋两年挣了30万”“大学生炒鞋年入50万”,这些真假难辨的故事刺激着球鞋爱好者蠢蠢欲动,一些完全不懂行的人也会为其动心。

  其实,炒鞋比炒股、炒币等确实更简单,不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,没有过于复杂的技术含量,有时候只需要几千块钱的投入,再转卖出去,中间的差价就能够赚上一笔。因此,鞋圈的投机色彩越来越重,炒鞋市场开始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。

  有卖鞋平台根据过去24小时的交易额编制了“炒鞋”三大指数:AJ指数、耐克指数和阿迪达斯指数。根据某平台统计数据:8月19日,在成交量前100的球鞋中,26个热门款的成交金额已达到4.5亿元,超过同日新三板9431家公司的成交量。

  

  真正让炒鞋火得一发不可收拾的,是产业链逐步形成和资本介入之后。“厂商搭台,鞋贩唱戏,众多买家、散户在上面买单”,这种自上而下的产业链,让品牌发行商到散户都成为“一根绳上的蚂蚱”,各自为利益也要将其炒得火热。

  由于球鞋市场的急剧增长,除了闲鱼APP这种早期的球鞋C2C转售交易平台之外,还有“毒”、Nice这样的交易转售平台,就连美国的运动鞋交易平台StockX都已经有进军中国市场的打算,形成了“球鞋二级市场交易所”。

  品牌商推波助澜,市场畸型发展,真心爱鞋的人心灰意冷

  鞋市疯狂,有人盲目入市 ,有人冷眼旁观。有网友调侃,“一双好的限量版球鞋,会像酒一样越藏越香吗?不管保存得多好,经过五六年的时间,胶水、皮革都会老化,失去了穿着的基本功能,还有真正意义上的价值吗?”“原谅我不太懂炒鞋,炒房起码还有个房子在那里,鞋子压手上落了个什么?”

  

  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万喆认为,年轻人炒鞋不足为奇,主要和目前年轻人喜爱的潮流有关。对他们而言,鞋子是他们比较熟悉、容易估值、交易起来比较方便的一种标的。品牌方进行饥饿营销或发售限量产品,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总体而言,工业化制成品无论用怎样的手段,仍然是批量化流水线产品,饥饿营销的方式只能制造心理稀缺效应,不可能制造真正的价值稀缺性。

  润米咨询董事长认为,炒鞋是品牌方通过联名款、限量发行的方式,把不那么贵但是很稀缺的产品推向二级市场。虽然品牌方没有赚多少钱,但因为产品稀缺,买家与买家之间产生了交易,每一次交易带来价格波动,同时让新的买家获得利润,利润又刺激了传播。这就是“把稀缺性留给二级市场”,而且这是一个多赢的逻辑,买家获得了利润,新的买家获得了稀缺产品,最终使产品和品牌方获得关注度和影响力。

  

  根据美国球鞋电商平台StockX数据,2018年球鞋二级市场销量中,耐克旗下的AJ品牌占据44%的份额,耐克品牌(除AJ外)占26%,阿迪达斯品牌占24%,其他品牌仅占6%。2018年销量前三的AJ ONE、Adidas Yeezy、AJ THREE分别溢价99%、30%、31%。数据显示,耐克,尤其是AJ系列,在二级市场占有绝对统治地位。

  有炒鞋玩家表示,AJ的走红只是球鞋市场成为“名利场”的一个缩影,天价球鞋背后,品牌商同为幕后推手。多年来,耐克、阿迪达斯等品牌通过限量、抽签等方式,刺激着球鞋市场的繁荣,也让整个球鞋市场陷入疯狂。今年发售的AJ1“禁止转卖”,就被指是耐克又一成功营销案例。“通过这些限量款把产品的话题度炒热,紧接着开始换着配色加大货量发售,以此达到盈利的效果,这是耐克最惯用的手段之一。除了限量之外,区域限定也是耐克常用的一个营销手段。由于发售货量不是很大,而且只在指定的地区发售,区域限定的发售显得更难得。”

  供求关系的不平衡是球鞋的炒作基础,亦是财富空间。一类,是通过官方渠道抢鞋,并在市场售卖赚利差的散户;另一类,是通过大量扫货、提拉价格等方式左右市场价格的庄家。后者对鞋毫无感情,他们只要对市场有敏锐的判断就行,他们会用简单粗暴的方法,圈内人称之为“批量全扫,直线拉涨停”。去年,Nike发售了AJ一款联名鞋,当时市场价格为1300至 4000元,庄家在市面上疯狂扫货,一夜之间,市场都认为这双鞋正在被抢,价格直接炒到8000至10000元。

  

  不少资深的鞋迷都将鞋圈比作是一个“坑”,因为一旦陷下去就无法自拔,在球鞋的坑里,他们能感受到自己骨子里真正热爱的东西,也在“买家”和“卖家”角色变换的裹挟下不愿意出“坑。有某品牌铁杆粉丝气愤地表示,由于现在炒鞋泛滥,对于自己喜欢的球鞋,要么买不到,要么买不起。“现在球鞋市场越来越不健康了,市场有些畸形,因为炒鞋的太多了,很多人已经失去了买鞋的初心,鞋已经成了谋利的工具。”

  鞋市充满庄家割韭菜的气息,谁都可能是最后一个傻子

  “股市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”这句话现在送给鞋市,更恰如其分。虽有商机,但炒鞋带来的金融风险不可忽视。时下,从炒鞋市场供给到评估到交易,都充满了庄家割韭菜的气息。如果想靠着炒鞋赚钱,到最后自己可能会成为泡沫。

  今年7月的苏富比拍卖会上,一双1972年的耐克球鞋以约合300万人民币的价格拍出,打破球鞋拍卖的世界纪录。美国市场调查机构Grand View Research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2025年全球运动鞋、球鞋市场规模预计将超过950亿美元,在传统的股票市场上,基金经理也非常关注球鞋行业的投资机会,与此相关的是,股票市场上的安踏体育在8月22日再度创出历史新高,市值高达1677亿港元。如此背景之下,前赴后继的炒鞋大军短时期内恐难降温。

  

  有金融圈人士认为,货量只有N双的限量款,你永远不知道市场上会出现多少双真货。理论上说,一双真鞋,应该是由A设计,A生产,A包装,在A的渠道购买来的产品。但现实是各大鞋类品牌基本上是自己只出设计,其他的全都外包或者委托生产,即使AJ也是委托生产的,这代表生产环节不可控。一个没法控制产量的市场,炒作价值为0。

  真实的炒鞋市场与任何一个投机市场一样,由一些所谓的“大佬”即庄家,大量囤货,制造“鞋子马上要涨价”的假象,引诱其他人跟风,之后高价卖掉,而大多数人成为接盘侠,很难分清是庄家设局还是真心收购。所以真实的炒鞋市场往往是十个炒鞋八个亏,甚至不排除存在金融违法行为。目前炒鞋市场泡沫巨大,绝非正常的限量等因素所带来稀缺性溢价能够解释的,只要是泡沫最终都会破裂。

  在一波疯狂炒鞋热中,假鞋已经开始出现。有鞋店经营者坦言,“做我们这行其实风险很大,因为很容易收到假鞋。我碰到过好几次,对方却死不承认。如此得来的鞋根本卖不出去,只能由我们自己承担损失。我曾遇到过一个上家通过将假鞋运送到国外再寄回国内的方式牟利,一旦不慎卖出假鞋,就很难再继续做下去。”

  资本逐利,炒鞋的暴利吸引了公众的高度关注,背后是新一轮的资本疯狂炒作。如今,存在炒鞋“只赚不亏”的传说,是因为在疯涨以前,庄家就以低成本入手,从而垄断大量球鞋资源,同时通过频繁交易制造一种上涨的假象,从而推动鞋价上涨,在更多散户买家进入的时候,自然可以割一波“韭菜”。在这个过程中,每个人都希望他人是“韭菜”,自己是收割者。

  新华社发文表示,“炒鞋”已经形成一条灰色产业链,有些“炒鞋”App在其中扮演了不太光彩的角色。比如,有些平台玩起了只炒作鞋的归属权的“云炒鞋”乱象,还有些平台可能涉及金融违法行为。专家建议,应该通过严格监管和积极引导,让“鞋穿不炒”成为一种共识。

  

  近日,朋友圈已经有“抵制炒鞋乱象”的声音——真实交易量越来越差,购买力在鞋市泡沫面前虚弱无力,总有一天,这个市场会只剩下卖家和接盘侠。博傻理论在这个圈子里一直适用,资本的游戏下,没有了一丁点的灵魂,却散发着无穷无尽的铜臭味。那时候的球鞋就成了真正的“交易工具”,只有1%最精明的庄家会赢,99%的散户全盘皆输,等到那时候,球鞋市场不会有任何赢家。

标签:
责编:刘雨菲

版权和免责声明

版权声明:凡来源为"交汇点、新华日报及其子报"或电头为"新华报业网"的稿件,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"新华报业网",并保留"新华报业网"的电头。

免责声明: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新华报业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QQ图片20190617134105.jpg
娄勤俭.jpg
吴政隆 - 副本.jpg
苏言.jpg
受权.jpg
江苏品牌.jpg
cj.jpg

相关网站

二维码.jpg
21913916_943198.jpg
jbapp.jpg
wyjbL_副本.png
jubao.jpg
baokong.jpg
动态.jpg
00300595152_0140eb2e.png